欢迎访问中共定西市委老干部工作局网站!

手机版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文化养老>> 文苑漫步>> 浏览文章

古风大漠 诗意远方 --2017年随定西市直离退休干部河西考察印象

日期:2017/8/8 16:04:07        作者:吴琼        阅读:0        【字体:  

如果说水雾袅绕的江南是一位婉约秀丽的女子,举手投足娉娉婷婷,天生一段缠绵风情,令人怜惜,那么大漠孤烟的河西就是一位执辔远行的剑客,是络腮胡须的粗粝,是醉卧沙场的豪迈,是斜阳拉长身影的孤独,更是羽化飞天的觉悟和飘逸。他一路向西,不断奔赴远方……

翻过冷峻险要的乌鞘岭,白雪皑皑的祁连山脉巍峨延伸,似天然屏障安然守望着河西走廊,又似上天赐予的一条玉带,给予苍茫无垠的荒漠源源不断的乳汁和力量,在这条连接着中原和遥远西域的狭长地带上孕育出一座座绿洲,一个个生命。

沿着宽阔的连霍高速一路向前,车子绝大部分时间都奔驰在茫茫戈壁、碎石沙砾之间。盛夏的烈日毒辣辣炙烤着沙砾,天空澄明如镜,没有一丝飞鸟的痕迹。灰褐色的大地死寂般干枯,没有走兽也少有植物,偶尔有几蓬褐色的骆驼草、芨芨草散落在乱石之间,无言诉说着生命的坚韧和神奇。那些无垠中的生命,显得坚韧无比又渺小极致,“浮生一日、蜉蝣一世”大约便是如此。在这样的荒凉中行走,似乎让人更容易想起宗教、信仰、征战、挣扎这些直抵人心的物事。

以为会一直沿着这样寂寥的戈壁行进,以为天地间的寂寞本就是如此的模样无限延伸。突然之间,大片的绿意扑面迎来,整齐的地畦,高高低低的庄稼蔬菜,艳黄的油葵花,葱茏的树木,一片绿洲赫然映入眼帘。向着绿意向纵深行进,绿洲的中心是高耸的楼房,繁华的都市。“凉州”、“甘州”、“肃州”这些蕴含着诸多古意的地名,在古诗词中,他们是琵琶急奏、战马嘶鸣的狼烟四起,是御酒赏赐的武功盖世,是“美酒夜光杯”的晶莹剔透,是“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孤苦荒凉,是“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悲壮开阔。如今,他们犹如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戈壁荒漠中,散发着繁华、现代的光芒。缘矿兴企、因企设市的嘉峪关、金昌等地,在加快重工业发展的同时,加大力气治理生态环境,掩映在花海之中、笼罩在绿意之下的现代都市,已经不同于往日的艰苦、坚硬,泛溢着浪漫、温情的格调。蕴涵着厚重历史积淀的酒泉、张掖等市将历史传承和现代开发相融合,精心打造“敦煌文化”“丝路文化”“航天文化”“边塞文化”“民族民俗文化”等多元文化格局,吸引世人千山万水前来体验异域风情。

风轮转动,打破大漠苍凉,平添几份灵动的生机;驼铃声声,唤醒沉睡千年的灵魂,倾诉黄沙掩映的故事。敦煌,像一个洞藏许久的美人,静卧在大漠深处,声名远扬,却又不肯轻易撩起遮面的薄纱,愈加令人神往。无数文人墨客、各类艺术家都用自己的方式解读着心目中的敦煌,创造着敦煌新的艺术魅力。这些艺术作品和壁画一样,是千年之后回首打量时身着不同服饰、一个个神形各异的敦煌形象,她们会是无数膜拜敦煌的人接近敦煌的桥梁还是误解敦煌的歧途呢?

樊锦诗,这位江南女子放弃优越大都市的选择,在敦煌的风沙中独身几十年,沉迷在洞窟的神秘和美妙中,用生命守护、用智慧保护、用柔情呵护敦煌。这个坚韧执着的“敦煌女儿”将一生的时光奉献给洞窟,如同那些壁画中的孤独修行者,佛光四射,温暖人心,功德无量。

建立“数字敦煌”是樊锦诗的大胆构想之一,将洞窟、壁画、彩塑及与敦煌相关的一切文物加工成高智能数字图像,同时也将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敦煌文献、研究成果以及相关资料汇集成电子档案,使壁画这个不可再生,也不能永生的文物,用“数字化”的方式永久地保存敦煌信息。数字影院中介绍敦煌的纪录短片凝聚着学者艺术家独有的大气磅礴和严谨不苟,片子用精美的画面和精辟的解说营造出了古域苍凉、狼烟征战、千年一瞬的大漠风情和石窟艺术的精美绝伦。对于大部分并非专业研究洞窟艺术的游客,进一次洞窟便是缩减一份洞窟的生命,所以,在数字影院中观看洞窟艺术,聆听历史解说,倒真的是一种比近距离参观更有效的了解方式。

自1979年起首演的大型民族舞剧《丝路花雨》以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和敦煌壁画为素材创作,曾先后访问20多个国家和地区,演出深受好评,被誉为“中国民族舞剧的典范”。尽管因为敦煌旅游的大热,舞剧无间断的演出会令表演者疲劳,但观看时,传统舞蹈艺术对于主题的锤炼、技艺的精雕、情感的升华和服饰配饰的细琢,依然令人善心悦目,深受剧情感动。

耗资数亿打造的室内情景剧《又见敦煌》由王潮歌担纲编剧导演。闹哄哄的剧场内,观众跟着演员狂奔,从此场景转寻彼场景,借助于高科技实现了外在形式的标新立异、光怪陆离,却也折射出了玩艺术的商人对于现代人走马观花、浅薄苍白、喧嚣闹腾的特点从内到外的熟捻。踩在游客脚下的模拟洞窟情景剧中,荒凉孤寂的历史沧桑感沦落为混迹于市井之中的喧哗,内敛低沉的含蓄妩媚变成搔首弄姿一声接着一声“我美吗?” “我美吗?”的嗲声叫卖。不过对于闹哄哄来去的游客,这样的热闹倒是卖座大好,赚得盆满钵满。艺术真是一个时代的血液,泛溢着不同年代的颜色和温度。

在敦煌,早晨的鸣沙山安静、质朴,浑圆的沙包绵延,温婉的月牙泉斜卧沙底,躺在泉边的细沙中晒晒太阳,心底无限慵懒。午后一抬眼,却发现窗外风沙大作,漫天灰暗,街上溜一圈跑回来,裸露的皮肤和衣服上面全是细细的沙粒,一闭嘴牙缝里咯吱作响。敦煌,真像个任性的孩子!

不忍心在这么生动的地方用睡眠打发夜晚,每晚和同伴相邀去看一场剧,内心便对敦煌多一份动心或者遗憾。看完剧,溜达进敦煌夜市,这个白天看起来低调沉默的小城,夜晚竟是如此的豪迈奔放,午夜之后,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夜光杯、珍珠玛瑙在摊贩和游客之间讨价还价,羊肉串在火花飞溅中滋滋作响,冰凉的啤酒咕嘟嘟冒着细泡。

有打动人心的美景,有可爱的同伴,才会有生动有趣的旅途。这些同伴们既能在枯燥的日常中认真做事,一丝不苟,相互帮助,也能在凤凰古城的深巷中弹弄吉他,曼吟轻唱;既能在白日的任务里尽心服务,一心敬老,也能在夜晚的闲暇里踏歌起舞,应和敦煌的粗犷或者细腻。

这属于历史烟云的大漠深处,这属于远方的西北偏西,除了内心的向往,便多了一份真实和温暖。

 

 

 


下一篇:丹霞之梦
中共定西市委老干部工作局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陇ICP备16000889号-1
通讯地址: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安定路1号     信息报送邮箱:dxswlgj@163.com    我要啦免费统计

甘公网安备 62110202000017号